万象城娱乐官方-吉林信托急筹3000万解困 受益人大会仍存变数

  吉林信托急筹3000万解困 受益人大会仍存变数

  时代周报记者 黄坤 发自上海

  吉林信托逾期风波不停发酵。

  据吉林信托官网消息,吉林信托拟于2020年8月20日召开信托计划受益人大会,审议信托计划延期和部分信托要素变更事项。

  8月14日,吉林信托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了吉信·汇融50号广悦化工项目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受益人大会会议文件(以下简称“受益人大会会议文件”)。

  吉林信托在文件中表示,近日,融资人提出由于疫情等影响,短期内无法按协议偿还资金,申请信托计划延期,信托计划各项预定期限均延长至2021年12月21日。

  8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处了解到,此次受益人大会采取通讯表决方式召开,并签署书面表决文件,参会受益人所持表决权2/3以上同意后,审议事项通过,受益人大会决议生效,执行相应分配计划。

  目前吉林信托从山东广悦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悦化工”)拿到多少回款?分配计划具体如何?是否有保障?

  8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吉林信托公司电话,截至发稿未收到该公司官方回复。

  8月16日,吉林信托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公司和广悦化工达成了方案,已向其筹到3000万元资金。投资人签署表决书寄回,决议生效后,每个月会陆续回款,本金收益都能保证,之后压力会越来越小;但如果表决通不过,就拿不到这笔资金,公司也已尽力了。

  再度逾期的“汇融50号”

  吉林信托将针对吉信·汇融50号广悦化工项目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汇融50号”)第二次召开信托计划受益人大会。

  那么,此次备受市场关注的分配计划如何?

  据8月14日,吉林信托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受益人大会会议文件显示,“待审议的本金分配计划显示,融资方预期在8月31日前支付不低于3000万元回购价款,将用于分配8月31日前的收益,结余作为本金分配。9月21日起,每月21日分配1000万元,在2021年12月21日将分配剩余信托本金。”

  待审议的预期收益率及信托净收益如何分配?吉林信托表示,2020年8月31日作为核算日分配截至8月31日(不含)对应的信托净收益,2021年12月21日,作为核算日分配剩余信托净收益。

  据吉林信托披露,“汇融50号”成立于2018年3月5日,融资方为广悦化工,信托规模预计为2.6亿元,期限2年,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广悦化工项目收益权。“汇融50号”延期后,吉林信托在发给投资者的告知函中表示,经调查,由于受疫情及经济下滑等因素影响,融资方生产未达预期,导致现金流紧张,目前融资方及担保方均有被执行记录。

  此前,3月20日,吉林信托就曾发布公告,通知投资者对“汇融50号”延期进行表决。

  但8月16日,有“汇融50号”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在延期后,吉林信托依旧没能如约支付应付价款,这是二度逾期。

  为何二度逾期?

  8月16日,吉林信托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当时是因为疫情刚发生,本来以为延期到6月底,经济能恢复,陆续回款没问题,但因疫情影响较大,故再度延期。目前公司已经向广悦化工筹集到了3000万元,此次8月20日召开信托计划受益人大会,一旦决议通过,就可以开始陆续回款。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当下融资方广悦化工已被法院列为失信公司,未执行义务涉4000余万元。

  8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查看天眼查发现,该公司诉讼缠身,近年来因承揽合同纠纷、招标投标、建设工程施工等频繁被起诉,其中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占半数之多,总体光开庭公告信息就有50条。

  广悦化工欠款金额巨大,涉及公司繁多,如何保证先向吉林信托顺利回款3000万元?

  8月16日,吉林信托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现在多家公司在一起帮广悦化工想办法,哪家力度大,工作做得好,就会得到优先偿还,目前吉林信托争取到这个方案也很不容易。”

  根据吉林信托7月2日发布的告知函图文信息显示,“汇融50号”信托计划目前存续规模为2.4亿元。3000万元之后,能否顺利实现和完成分配计划?

  据受益人大会会议文件显示,信托本金和净收益的分配均以受托人收到融资人按期足额支付的回购价款为前提。

  通道业务频受罚

  信托计划频频违约,吉林信托的风险解决能力和自身经营状况如何?

  8月16日,吉林信托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前信托计划出现风险,公司在积极想办法解决,公司自身经营没问题。”

  记者发现,近日,吉林银保监局在官网挂出三张关于吉林信托的处罚信息表,罚单显示,吉林信托因未严格审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规性,为银行规避监管提供通道,被吉林银保监局罚款40万元。

  “银信合作业务由来已久,监管限制银信合作规模也已经有十余年,规模比例逐步压缩,不过业务联系紧密。”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各家信托公司和银行之间的互动依然频繁,银行有出表需求,信托牌照有这样的功能。而在这个过程中,信托公司更容易迫于业务压力,在配合银行的过程中踩“红线”。

  今年以来,“去通道”是监管重点。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曾表示,坚持“去通道”目标不变,继续压缩信托通道业务,逐步压缩违法违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不仅过去要求压,现在要求压,今后还会要求压。

  吉林信托被罚并非没有征兆。

  年报显示,银保监会吉林监管局于2019年7月12日及2019年11月26日,两次对公司开展现场检查,并于检查后下发了《现场检查意见书》。

  2019年8月,吉林银保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因吉林信托存在“治理机制长期严重缺失,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运行不规范”等问题,吉林银保监局对其处以罚款40万元。

  吉林信托董事长也难逃接连“落马”命运。今年3月31日,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伟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一审被判5年有期徒刑。

  此前,吉林信托原董事长张兴波因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决,另一原董事长高福波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职务犯罪也已被查。

  目前吉林信托董事长为邰戈。在担任董事长之前,邰戈从2016年9月起担任吉林信托总经理,而在吉林信托之前,邰戈的工作领域也是银行业,分别在中国银行光大银行和吉林银行工作,曾担任吉林银行行长助理、吉林银行副行长职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玄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